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草庭院

U rock My World!!!!!

 
 
 

日志

 
 

(翻译)流动之水  

2009-05-02 23:58:49|  分类: 英文同人-clow's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Rolling Water ( Chapter 3 )
流动之水


(海上行船中,约位于太平洋区域中的某处,介于美国旧金山与日本横滨。)

即便他的船舱算是该船较好的一间,可没灯时这地方仍黑得像关起来的衣橱。库洛取下眼镜,眨眨眼睛,努力适应这片黑暗,因为此时房间内唯一的光源便是从舷窗投进来的,黑漆漆的水面反射的月光。当他勉强辨认出一些形状时,他将门自身后推上;那沉重的,饱浸海水味道的门板轻柔地扣进门框。将黄铜的栓心搭上锁扣后,他穿过房间,在既窄小又硬梆梆的床上坐下。

他从厚重的羊毛外套的口袋里掏出一本书,那书封皮是深红的皮革,以金色配件和尖晶石秘纹包边。这书在他胸前的衣裳里捂得发热,就好像贴在他心上一样,因它是他最珍贵的宝物。在这次漫长而人多吵杂的横跨太平洋的旅行里,这本书封印着他的同伴使他们安然沉睡。他小心翼翼地将手中的书放在床头柜上,而床头柜与床一样都被粗大的钉子栓在船板上。这船舱里的墙壁和家具,包括床和床头橱,都是一样的深胡桃木色,用黄铜装饰。舱内家具稀疏得很,除了上述两样,也就只有一张小圆写字桌配两把椅子。

巫师没有选择魔法照亮这片黑暗。比起使唤“火”牌,他更情愿划着一根火柴去点燃灯台里的灯芯。横跨如此浩瀚的波动着的水,让巫师虚弱而难受。尽管此前他做了不少预防措施,他的魔法还是难以控制,就算只使唤一个小火星也极可能跳出他的控制。

在船上的这些日子让库洛疲劳不堪。他又一次放弃晚餐,代之以在僻静的甲板栏杆上消磨进餐时间,呼吸充满盐味的新鲜空气。在比大西洋还要深沉的太平洋之下行走的海怪们,正在魔法师的漂流旅行下面欢腾着,他们踏出的每一步都散发着让人晕头转向的能量。其实无论是在甲板上或者在船舱里他都不好受,只不过现在时间够晚了,至少他得尝试去睡一下。

当摩耳甫斯继续抛弃巫师时,巫师无奈地起来,穿上一件稍微舒适些的绸质和式长袍。他拿起封印之书,放在书桌上,经过短暂考量之后,将书背翻过了来,接着唤出简短的咒语,他将月的封印解除了。

书背上的带羽翼的月牙标志漂浮起来,膨胀并变形,逐渐化为人类的模样。起初洁白的翅膀包裹着月,当它们打开之时月醒了过来,于是他用自己的魔力为自己换上一套月光色的和式长袍,似乎正好与库洛的相配。

“还远没到一半路,”库洛开口,这一下又让他觉得胸闷气紧而不得不在床边坐下大口喘气。“看来是睡不着了……我想你能陪陪我。”

月在主人的身旁坐下。他的一身月光白与库洛的黑色丝绸相对,异常动人。巫师一脸的菜色惹得月蹙起眉头,“你看起来很累,”他担心地说道,“脸色好苍白。”

库洛向后倒进床铺里,翻身将脚挂在床头板上。当头挨着被铺的时候他闭上眼睛,强忍着难受呼出一口闷气。“大家都觉得我是晕船。”说这话时他还未抬起眼皮。

月端详着他的主人,趁库洛还没睁眼的时候尽情地用目光抚过对方病态的面容。“晕船的人不止你一个。”

“的确不少,这趟海船上有许多女士泫然昏厥。”库洛发出局促的笑声,“但船快靠岸的时候,她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会不药而愈,霍然不受海上摇晃的困扰。只有我会仍然病恹恹的。”巫师叹气,“这比从英国到美国的那趟旅行糟糕多了。水本身流动不已,而洋流比单纯的水流更深更纷乱。我时时刻刻都找不到平衡感。”

“我知道,”月柔声道,“我能感受到你的魔力的盈与亏。

库洛歉意不已地抬眼看着他的同伴,“我早该想起,你现在也像我这样难受吧。”

“只有一些牵连,”月回答道,“没有那么严重。”他从他的主人身上抬起目光打量着船舱,视线最终落在封印之书上。为什么巫师会选择叫醒月而不是那头狮子?想到这里,月的嘴角有些笑意。

“这就是为什么塞伯拉斯一而再地提醒我,我有多么自私。”巫师满怀歉意地说着,盯着平整洁白的天花板,“我为喋喋不休地抱怨感到抱歉。我要把你重新封印起来么?你不必跟我一起忍受颠簸。”

魔法师正看着月,而库洛善意的关注让月突然感到羞涩。月骤然为和主人如此贴近而感到不适,但是如果现在起身去角落头里的椅子上会显得很奇怪。于是他静悄悄地转身,这样一来他面对着的是他主人的脚踝。月的小腿顺着床沿自然垂下,月牙白的长袍下摆遮掩赤裸的双脚。就算是这样假装放松的姿势,月也仍旧觉得心脏正残忍地敲打着胸腔。

“我们已经好久没这样两人相处了吧,”月轻柔地开口,“我喜欢你在身边,就像这样。”
他不由得想知道库洛是否听出他字里行间的渴望,并且是否知道那代表什么

“的确很久没有了,你说得没错。”库洛接话,“我们已经很久没单独相处,自从……连我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这让你困扰么?”

月小心地斟酌用词:“这和我们三人相处的时候不同。我觉得塞伯拉斯在场时你待我的态度会变得不一样。”
他放缓呼吸以增加自己说下去的勇气。“我觉得你没把心思放我身上。”语气饱含不满。

库洛闻言有些犹豫。“你觉得我冷落了你?”

“有些。”月点头。

巫师坐起来看着他的造物,“我早已习惯你待人接物的方式,”库洛诚恳地说道,“你精干,而清高……我不是故意要冷落你。”

现在轮到月研究天花板了。他盯着桌上灯火投映在四周虚幻不定的影子,“我才不清高。”

“月,看着我。”库洛说道。

月十分不情愿地遵从他的命令。脱掉眼镜后,库洛的双眼流露出的深情款款更加令人不舒服。他继续用诚恳的语气说道:“我非常欣赏你,相信这一点。”

那只是几个词而已,但它们确实让月心里充满了融融暖意。“我会的。”他回答道。

巫师探身向前,轻触月的脸颊,带着爱怜温柔地拂开一缕银发。月几乎想闭上眼睛,发出猫一样呼噜呼噜的声音。

“我该怎样弥补我的自私?”库洛认着地问道。

月想告诉他继续抚摸自己的头发,想告诉他抚摸更多其他地方。有那么一瞬间,月以为巫师就要倾身靠向自己;这样的猜想让月心跳如狂擂,他觉得这声音甚至大到在船舱里回荡着,更别说逃过库洛的耳朵。

“你的沉默让我觉得很可怕,”库洛笑道,“难道你在密谋让我沦为体力苦工吗?”

月从自己不可能的幻想里清醒过来,“当然不会,”他立刻反唇相讥,“我可清楚你有多懒。”

“这就是问题的核心,我总是让你满腹牢骚,”库洛回道,“因为当只有塞伯拉斯跟着我的时候,我们的名字叫灾难,而不是和谐家庭。”

“有时,我嫉妒你们。”

月说道,放松下来。因为库洛现在坐在他背后,他知道对方看不到自己的脸。他知道自己的渴望总有一天会被巫师知晓。

“嫉妒?”

月感觉到库洛拉下他的一枚发带,以及发带脱落时长发承受不住自身的重量而滑落。他立刻全身僵硬,想知道库洛究竟在做什么。“嫉妒你们在我存在前相处的时光。”他澄清着,感觉到另外一枚发带也给解开了。

库洛任自己的手在银发铺就的溪流里游走,确信它毫无阻碍。“你可以从我一堆错误里看到更真实的我。我过于头脑发热,为创造库洛卡而耗费大量的魔力。塞伯拉斯确实经常讽谏我。”魔法师解开银发所有纽结,“当我的造物越完美,我会越发谦卑。我清楚自己没有多少值得你欣赏的地方。”

库洛灵巧的手指正在月的银发里卖力地编织着什么。“库洛?”月不安地问道,“你在做什么?”

“海上这几天来我的手闲得发慌,”魔法师认真地回答,“既不能学习也不能工作,我得让它们做点什么。”

“你在给我的头发编辫子吗?”月倒抽一口凉气。库洛发出一声模糊不清类似默认的吭气。“库洛!你这么做我的头发会卷起来的!”月艰难地想回头喊停。

“乖乖待一小会就好,”库洛低声安抚,承诺道,“之后我会给你梳好,外加免费水洗直发服务。”

头皮上传来的奇妙的微弱的骚动感,和难言的羞耻感,让月内心激摇不定。他选择乖乖地呆着并且不要去想象自己满头小辫子的模样。库洛凝神于精巧地分缕编织的劳动中,手指小心地顺着那些已经编好的小辫子以防绞在一起。像月这样的长发,编出来的辫子可以垂到臀部以下还可以在床上打几个圈。月倾听到银发轻轻甩动的柔软的摩擦声,以及编辫子的人安静的呼吸声。这些动静似乎有催眠的功效。

不知过了多久,库洛突然开口,将月吓了一跳。

“用你来分神果然不错,”库洛若有所思地说道,“从编辫子开始我就没再感觉到海底的能量对我的魔力的影响,现在几乎不受困扰了。”

“我,相比之下,颇受困扰。”月喘了口气。

“因为流动的水?”库洛担忧地问道。

“因为你在我头发里鼓捣的手指。”月更正道。

库洛低声笑了出来,捧起一大把编好的银色辫子,然后让其中几束顺着自己的手臂滑下。他的动作让银发遮掩下的玉颈裸露出来。“这些看起来真可爱,”他戏谑道,“以后也许我该让你保持这个发型一段时间了。”

月并不觉得忧虑,因为库洛之前已经保证过了。“你要这样做,”他回道,“我会不得不把头发剪掉。”

“用不着剪,”库洛检讨道,“那是个无聊的玩笑。”

月想着怎样回答,正当启唇准备吐字的时候,一股凉凉的呼气顺着他被撩开的头发吹到颈子上来。显然是库洛故意为了弄痒痒月而弄出来的。月不知所措,不知道这究竟是又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还是在暗示某些更值得期待的事即将开幕。他闭上眼睛等待着,不由自主想象接下来会不会有一双唇印到自己的肌肤上,而那双唇触碰自己的时候,究竟是冷还是热。

“月?”库洛打破了沉默。

月只是回了几不可闻的一声“hm”。

“现在,我允许你呼吸了。”库洛被逗乐了。他开始用自制的小缎条给小辫子们扎尾,好保持长而均匀的形状。当月松一口气时,巫师笑得更乐了。他是想把自己的造物吓得跳起来,而不是这样完全冻僵。“小辫子看起来真的蛮可爱的。”他这次的语气似乎是来真的了。

“要是那你真觉得这样,”月小心翼翼地琢磨着用词,“那你就留着这样吧。”

“一会儿就好。”库洛说道,“现在我没办法给你洗直了,但是明天靠岸的时候可以找个洗澡的地方。”他再次任由自己的手指顺着绸质的袍子游走,并在月颤抖的时候笑了起来。

“有什么在等着我们,库洛?”月静静地问道。

“在日本?我希望我预知能力近来奇怪的沉寂,是意味着一段闲散安逸的时光。”

看起来月正等着更多下文,库洛又加了一句。

“难得有一次,未来令人愉快地是未知。”

月转过来与主人面对面。“你觉得现在能睡得好了么?”他问道。

“嗯,我想是的。”库洛回道,“当我再次叫醒你的时候,也许我们能好好弥补那些没能一起度过的时间,只有我们两个。我会期待更多像此时此刻的相处。”

我会很喜欢的。”月藏起狂喜,回答也有所保留。在恢复封印姿态之前,他自床上浮起。“那么,晚安。主人。”

“晚安,月。”库洛温柔地微笑着。

。。。

 

嗯,拖了那么久,总算把这章翻完了……有几处不明白的地方,也昏蒙着过去鸟啊哈哈哈-w-;

比如库洛说的“My efforts in creating the Cards took me down a few notches. ”照字面的意思是“我创造卡的努力使我的排名下降了几位。”呃……是指魔法师排行榜么|||||眉毛子你家的巫师体系还蛮严格的XD

同样地"Are you plotting something involving manual labor?" ……“你在密谋某些诸如陷害体力工作室的事么?”……囧……汪……这句我败了很久,糊弄了……XD

嘛,翻译是个破坏原文的过程,还是读原文比较有趣味/ w \

另外,此系列虽然明摆着是库洛*月,但不知为何我却萌上了哥哥型的塞伯拉斯orz……我说,兄弟爱不是更好么!至少他们之间的交流不会像库洛这样充满了……让我想挠花他脸的恶感……|||||||||

我想最破坏原文就是在翻译时内心的偏颇吧……总忍不住刻薄库洛啧- -;

 

我还是比较想吃兄弟饭……有没有塞伯拉斯拟人文……?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