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草庭院

U rock My World!!!!!

 
 
 

日志

 
 

1K党之其一及其二  

2009-02-12 01:00:31|  分类: FF13Versus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K党一·伤疤

 

“要不要尝尝?”

按照诺库提斯的以往的经验,这句话在他的“日常生活”中出现的机会基本为零。而在他的幻想中,这句话适合在一场典雅而热闹的舞会背面,无旁人踏足的月光庭里,一双正派而不乏好奇心的人儿分享一个小秘密时所说。

可惜现在既不是“日常”也没有典雅。在与水晶断开联系的第三天头上,诺库提斯已经丧失了大部分的魔法,只有主刀和少量恢复剂在支撑着他面对接下来的战斗。

哦,对,还有缪迪。

卢卡斯、巴克维克、缪迪,往日自称“铁三角”的贴心伙伴,诺库提斯自不会以为这样的羁绊能在“光”引导的残酷世间能长存;但如今真要面对失去其中两人的踪迹(且很可能是永别),尽管一如往常的铁面具般的冷酷表情遮掩了大半情绪,王子的眼神却确实地一点一点地黯淡下去。这样的变化缪迪看得清清楚楚。

缪迪拿着的那一小包用锡箔包起的褐色片状物,再次问道:“尝尝?”

诺库提斯仔细看了看,是某种植物的……“花?”

没见过的植物,看起来像是有着与茶叶差不多的用途。

“嗯,是在我家乡的一种土产。含着会有点苦,不过最好是嚼碎了再咽下去。”

果然是茶嘛。诺库提斯从缪迪手上接来那片锡箔,那些死去已久的花散发着干燥的香气,让人不禁猜想在她们最鲜美的时候是怎样的风姿。他毫不犹豫地将她们凑到唇边,纳入口中。

也许他该深想许多。或许是因为小腿上的伤和失血,或许是因为战斗中短暂而虚妄的平静,或许是因为还有一个可以完全信任的人在身边,他没有这样做。

“这种花……本来是怎样的?”

缪迪开始动手将碎裂的衣物从诺库提斯的伤口上剥离出来。为了不让自己痛哼出来,诺库提斯强压呼吸问道。任何提及自己家乡的话题都能让这个金发小子兴奋起来,缪迪像是没注意到王子的颤抖一般轻松地聊起来。

“非常漂亮,洁白得像处女一样的花!本来这种花有很多,但是在老家那边干净的土地越来越少,别说花了,连粮食都供给不上。不过幸好在侵略其他国家的时候找到不少适合的土壤呢!在遇上诺克特之前,还想着退休后就干脆在强占的土地上盖个庄园,天天种花卖花就能养活自己了嘿嘿嘿嘿……”

要不是伤口正疼,诺库提斯真想给前·强盗头子的乱蓬蓬金鸟窝上来那么一下子。

缪迪清理完伤口之后,从腰包里掏出爱枪的子弹包。那些铜芯的子弹即使没有任何魔法附加也能击穿钢甲,在缪迪的手上却像是玩具一样。他熟练地一个个撬开了弹壳,抽出底火,然后抬头看着王子。

“要给你的伤口消毒,会很痛。”

诺库提斯认真地点了点头。虽然不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但他相信缪迪。

子弹里的弹药凑成了一堆,洒在伤口上,瞬间燃烧起来。无法言叙的剧痛让诺库提斯瞬间绷紧得如同即将断弦的弓,惨叫完全不受意识控制地爆发,但除了闷滞的呜咽,没有任何能引起外头注意的声响发出来。

幸好前·强盗头子似乎对这些事情已经相当熟练,燃烧的时间控制得正好,没让诺库提斯忍受太久。“抱歉,可能会像巴克维克那样有很性感的疤哟。”缪迪指了指被塞进诺库提斯嘴里的手腕,“还好我这里也有一个给你凑对。”

 

End

 

 

 

 

1K党之二·poem

 

他知道在这片用数字和地图所记载描绘的国土上,有许许多多无法被人了解,只有死亡才能渗透的领域。他知道其中之一,对那里熟悉得如同自己的刀。在那里日光被切割成细碎的圆形,月光的倒影像水一样浸透眼帘,他闭上眼睛,潮湿的蔓藤会静静地将他淹没。那是睡眠的世界,却确确实实地存在喧嚣而冷漠的都市之外,只需用“经过了4片贫民区”就能度量的地域上。

诺克特,知道出行之前要准备什么吗?戴眼镜的好友如此问道。

他低头看看腰上3个硬包,从第一个腰包里掏出手机,换得好友安心的眼神。

第二个腰包是高级恢复剂。

很好很好。

第三个腰包里出现了睡袋驱蚊水清凉油等身大moyo猴毛娃娃鱼竿象棋巧克力条烤肉酱柠檬水打火机地图指南针冷兵器专用上光蜡还有莎叔叔的《仲夏夜之梦》外带一本《古典诗》。

卢卡斯瞬间抽搐。巴克维克的嘴型似乎是多拉●梦,不过我们也不必深究。金毛缪迪眨巴眨巴眼睛,说出来的话完全风牛马不相及:“诺克特你太害羞了不行啊。”

“哈?”

“一般人不是至少得说一句‘我又不是小孩子为什么出门前家长还要检查背包啊?’……这样才对?”

砰。——这是眼镜气质男子兼好司机卢卡斯的肘击。

唰。磅。——这是爱妻……不对,作者是说体恤年轻人的好大叔紧急善后把作乱者扔出大门后扣门的声音。嗯,世界安宁了,除了门外那如同猫抓门一样吱吱不绝的噪音。

于是在家长(何?)的殷殷关切送别后,诺库提斯抱着他心爱的moyo猴和睡袋在原始森林里一睡一下午。——你说丛林危险熊出没?作者认为这世上大概没有任何一种颜色的熊想去数诺库提斯究竟有几把枪矛斧锤电锯刀……还有狼牙棒。

低光照的环境让沉睡中的人看起来尤其虚幻,管它光源是日光月光荧光还是随身便携读书灯。缪迪拿着读书灯绝对不是为了爱读书,实际上书本对于他是一种灵丹妙药,比如《Prince Hamlet》头二十个字母(连标题)能让他瞬间入眠,《The Highwayman》整首念下来可以保证王子护卫队在明年开春之前都不被话痨骚扰。卢卡斯曾经考虑过要不要把《Macbeth》打印下来贴在王子卧室门口以保证王子的安宁,当然他得留神不要印成《世界枪械大全》。

读书灯就搁在简易桌旁,至于简易桌和读书灯,似乎正是王子的百宝袋里的宝物之一二……= =;

缪迪调了调读书灯的角度,使那种虚幻感更进一步。他可以蒙眼从一堆枪的部件里组装出任何一种型号狙击者或者说服者,绝不超过40秒,而另外一种“关于”王子的事情他也不需要光源,不过时间是越长越好……

他擦擦干燥的嘴角,那里面燃烧得快要裂开了。王子身旁躺着的那本书已经到了最后一页,画着蓝色的清晨,却写着“Plaiting a dark red love-knot into her long black hair”。深红色和爱,这两个词躺在一片深蓝色的页面上。

缪迪决定不去弄醒他,将书一合反手枕到脑勺底下,躺在王子身旁,丝毫不在于明天会被爱书如命的主人心理上蔑视生理上仇视。这样的睡眠环境一点都不安宁,虫鸣遍地猴猿满树梢跑,一群狼在嚎“嗷嗷嗷我要女朋友!”另一群狼在嚎“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从此过留下皮囊来!”……折腾许久之后缪迪终于意识到,在切断外传感线路方面,他和王子的差距绝对不是用现有的度量单位能计算的。

正当缪迪抱着头,在“回车上开PS3打个通宵”和“试试用书本安眠”这两个选项里踌躇之时——“……你怎么来了?”

回头对上带着刚醒来的朦胧的眼睛,缪迪嘿嘿干笑一下,话痨猛然卡壳。

也许第一句该问“为啥你要在这老林子里睡觉觉”或者又该好好地回答自己是怎么以WS之心跟踪着王子酱,可最近不定时发作的另一种涉及三大层面的语言障碍简称失语症(其发作原因也许下一篇1K会提到……也许)仍然困扰着金毛,于是他除了看着诺克特别无他法。

眼看继续话题这一重任落在自己身上,不善此道的诺库提斯皱着眉头从记忆库里艰难搜索少得近乎0的资料,好不容易才开口:“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缪迪清清喉咙,此时油腔滑调敷衍好不容易继续话题的王子绝不明智,所以他老老实实掏出GPRS。

“……追踪我?”

点头。

“卢卡斯和巴克维克不知道?”

点头。

砰。——这是最基本的格斗技·直拳的声响。

在飞出去的1.2秒间缪迪脑中迅速刷屏:太好了王子终于从极度害羞变成比较害羞了看来一直以来的感化改造工作颇有成效呀哇哈哈为了光辉的未来为了集体的荣誉我一定要将这项伟大的任务进行下去即使抛头颅洒热血也在所不惜……接着就着落地打滚嗷呜一声爬过来。失语症依旧,不过有些工作缪迪是不需要用语言的。

缪迪看着弱光之下几乎不辨颜色的薄薄冰蓝,没有血光的迸发,没有决绝的神色,忍不住就轻轻吻了上去。他听到诺克特无可奈何地叹息一声,听起来居然有些……撒娇的意思。

他所不知道的关于王子的事情实在太多,只要知道一点点,缪迪就觉得很满足了。

他不需要知道不久之后“光”即将带来的悲壮战事;他不需要知道命运那又破又烂的大齿轮就要从诺克特身上碾过去。

他也不需要知道那绘本的最后一页,红色的同心结系在死亡的黑发上,鲜艳得如同清晨的蓝。

 

END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