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草庭院

U rock My World!!!!!

 
 
 

日志

 
 

重返厨房01  

2007-04-18 23:42:58|  分类: 酒吧正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回到久别的家——其实只有20年,20年而已,对于黑暗精灵来说20年真短暂。

银白的发稍微长了点,现在用黑色的带子束起来的尾巴微微翘起,垂到腰际,而刘海则把失明的那只眼睛遮掩。我自信是很面善的暗精灵,走路也不舍得踩到路上的蚂蚁,见到孩子射鸟雀也会上前阻止,更重要的是我尊重每个被我杀死的或即将被我杀死的人,比如面前的一家子。

很恰巧,他们有勇气住在被黑暗精灵遗弃的屋子里,也许是蒙昧良心的村长给予这家外乡人一个甜美的故事,和一个适合的价格。

屋子被装扮得很美丽,朴素的美丽,有淡淡的,被成为“温暖”的感觉。房子里弥漫着洋葱汁烹制时的味道,火候还差一点,但是那些许的等待就是一个家的平淡与幸福;客厅的走道的墙上挂置的蝴蝶标本是我所见过的最绚丽也最为专业的一套——父亲和孩子一起捕捉,一起制作,然后一起挂起——哦不,不可能的。我沉溺于自己的想象和回忆,却又猛地想起这个家里的父亲不可能去追逐蝴蝶这种变幻不定的小玩意,也不可能把2寸的大头钉穿过轻盈的翅膀把它们固定,而不伤它们像咒文似的花纹。他瞎了。

没有哪个杀手会像我这样,一边背着手在目标“家里”走来走去,体味这个家的风格、回忆、爱和忧愁,一边听着父亲与孩子和孩子母亲的告别。我确实是个善良,很善良的黑暗精灵,这个会让我羞愧,但是那么多年过来了我还是这样,无论是被伤害还是被背叛、被驱逐,那么只有对不起席琳女神了,我只想按自己的本性过活。当然这次之所以那么宽大,不排除是因为我纯粹是想回来家里看看和这个任务的价格实在太烂的缘故。如果他们敢因为我放水而给我的报酬放水,那就做好等着席琳的蝎子爬上他们的睡眠的准备。

刺杀一个过气而衰弱的骑士,和他的家庭,原因——雇主当然不会说原因,我自己猜的——妒忌和仇恨。

有感情的物种里最激烈又最长久的感情之一。不过我抬头看了看,他的妻子的脸已经像中了恶毒的扭曲咒语那样被衰老摧残(也许没那么严重,不过你知道我们黑暗精灵和精灵表兄们一样没有衰老的容颜,这个很难比较),那么我的雇主他还妒忌什么呢?而这个家和他家的房子相比实在是寒酸,可见地位也非同日而语。人类的生命比我们短很多,感情却泛滥如洪水,强烈如神罚。

告别和泪水还在继续,这已经有一小时了。我知道这样的场合横加阻拦不是很好,但是再继续下去,也许我该放弃这个任务了,这不好,我还是需要一点点可怜的名誉的,属于杀手的名誉。很不好意思地,我附在男主人的耳边轻轻提醒一下,希望他在日落前结束。

妻子含泪的眼睛里有极度的憎恨和绝望,她的身体因为愤怒和恐惧而颤抖。我怜悯的看了她一眼,换来一句几乎出声的诅咒,哦席琳,我原谅她。一对儿女,稍长的姐姐没有出过声,眼里混杂恐惧和别的情感——也许可以定义为惊艳;弟弟的表情则更为放松,崇拜与向往自然流露。也许父亲跟他们撒的谎是他即将与我出去参战,拯救这个国家?我很善良的,想着如何配合他这个谎,在我呆想的时候,傻笑就会浮现。这个很不好,但是原谅我是一个年轻,很年轻的黑暗精灵,并且善良。

他们的表现,就是整个人类对我们的表现的缩影:假装相信我们是盟友,又视我们为诅咒;对我们的外貌美丽就假想我们可爱,为我们的力量倾倒,却无法摆脱恐惧。

傻笑持续了半小时后,男主人总算开始起身,忽然膝关节一响,没站起来并歪拐倒下,一家子又围在一起,一声声越来越高。我搬来椅子,扶好男主人坐好。然后提议,干脆吃了晚饭再走吧,饭都快煮好了——嗯,我反客为主了不好意思——这提议换来严重的反效果,加速了谈话结束并延长了绝对沉默时间。在我还没弄明白情况的情况下,男主人终于把闲人赶出了屋子。

我抵住下巴,刘海微微覆住大半面庞,傻傻笑,想着刚才究竟怎么了。他当然看不见我,不会对我的外貌有什么反应,不过就在此时他转过来对着我,膝关节貌似也没刚才那么脆弱了。他问,你饿了么?

嗯,有点。尊夫人的手艺很好啊。

那么,不要浪费她的心意吧,请来这里。

我抬头看看天色,心想雇主真是变态,居然指定要在人家晚饭前来动手。让人家饿着肚子去死并不人道,于是我决定再放水一次,反正我已经不指望能靠这任务给自己添多少钱币和声誉。

 

厨房还是老样子,和20年前被迫离开这个家的时候相比,没什么变化。摆设几乎没变,还是被熏黑的灶台,还是挂在墙上的兔子野鸭和香菜野蒿,还是白铁焊了又焊的锅子勺子,还是子母树制成的木盘木碟木架子,全赖这家的厨房掌管者细心看护,没有粗鲁地对待他们。

连气味也一样,沉稳又散发香气的白铁锅子里咕嘟咕嘟的暗响也一样;一伸手,就能在熟悉的地方拿出碟子和碗,掀开盖子后不用回头就能摸到勺子的柄,装好后,只要往低于腰下一格的储物格里探探就能掏出隔热用的厚布。难道这家的主妇也有和我一样的习惯么?

仿佛有谁在遮挡这20年的时光,刻意保留这一切。我知道人类因为生命短暂,就总爱做些变化,大到战争更替小到睡衣花纹,急切又绝望地尝试可尝试的,燃烧所能燃烧的,如果留不下烙印那起码要烧成灰。

瞎眼的男主人坐在厨房外的木桌旁,那桌子和那人的位置,还是一样。如果他不瞎的话,也许还要拿起一本一样的书,轻轻念诵直到我抄起什么扔过去。摇头笑笑,那人早就死了吧,死在回忆里死了上千次。在那等吃的,不过是我的一个目标,杀了他,就有瘪瘪的金币囊放在面前。

扒开野鸭的肚子拿出填料,把新鲜的香料再填进去,我已经不怀疑烤炉是否还能用。用个小魔法让烤架把手自己转动,再把酱料与油浇上。在熟悉的罐子里找到密封发酵良好的蜜汁,用这个来闷剩下的兔肉实在再好不过,这么想着的时候已经把瓦罐热好。2个人也许是没办法在有洋葱酱拌圆面的情况下吃掉整只鸭子和半只兔子了,总也比光挂在墙上和他的尸体一起腐烂强。个人来说我反对浪费已经做好的食物并且更反对浪费原材料。如果吃不下又带不走,无谓的杀生有什么用?20年前,我的人类同伴在享受这份手艺的同时也必须承担厨师的坏脾气,这个不构成他们最后背叛我的理由,但至少是他们讨厌我的理由之一。人类容易不满足,总是要求超过他们能力的事情,就像贪食的公鸡那样伸长脖子任由宰割。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